当前位置:mek.cn国学红楼梦中王熙凤与秦可卿都管过家,评论有何不一样?
红楼梦中王熙凤与秦可卿都管过家,评论有何不一样?
2022-08-08

贾府是赫赫扬扬的国公府,一门双国公,还是有些气派的。这是今天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的文章,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。

金陵十二钗正册众多女子中,王熙凤、秦可卿两位女子以管家见长,其余探春、宝钗、李纨等人,虽亦有管家之经历,但终究是小打小闹,不及阿凤、可卿实打实的管家阅历。

荣国府之老祖宗史老太君,乃是从贾家鼎盛时期经历过的,可目高于顶的她一生只夸赞过两位女子的管家实力,便是凤、卿两人:

《红楼梦》第5回,贾母携众女眷前去宁国府做客,期间贾宝玉困倦欲要午睡,贾母本不放心,但见是秦可卿亲自安排,便歇下心来,书中记:

贾母素知秦氏是个极妥当的人,【借贾母心中定评】生得袅娜纤巧,行事又温柔和平,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。见她去安置宝玉,自是安稳的。【又夹写出秦氏来。】——第5回

至于阿凤,则要看第35回“白玉钏亲尝莲叶羹,黄金莺巧结梅花络”,彼时贾宝玉挨打,贾母、薛姨妈、薛宝钗、王熙凤前去怡红院探望,期间宝钗夸赞老太太思维敏捷,做事巧妙,贾母这般回应:

宝钗一傍笑道:“我来了这么几年,留神看起来,凤丫头凭她怎么巧,巧不过老太太去。”贾母听说,便答道:“我如今老了,哪里还巧什么!当日我像凤姐儿这么大年纪,比她还来得呢。她如今虽说不如我们,也就算好了,比你姨娘强远了。你姨娘可怜见的,不大说话,和木头是的,在公婆面前就不大显好。凤姐儿嘴乖,怎么怨得人疼她。”——第35回

年轻时的贾母,其管家本领必在王熙凤之上,此是定论,若有细心之读者,详按《红楼梦》全书,细究贾母、王熙凤之为人处事之方式,则知笔者之言非谬论也,笔者昔日文章多有论述,今日暂且按下不提。

比较贾母对凤、卿两人的评价,貌似贾母对阿凤有所保留,却对秦可卿尽力夸赞,便有论者认为:秦可卿之能力在王熙凤之上。

笔者私认为不能这般理解,贾母乃荣国府之老祖宗,王熙凤是荣国府的女管家,盖是一家人,故而能真言相对;反观秦可卿,乃是宁国府之大奶奶,宁荣两府之间隔着一堵墙,一方面,因为不是本家,贾母不能面面俱到地了解宁国府的秦可卿,另一方面可卿亦是外人,即便是出自礼数角度,亦不能说可卿“坏话”。

但由此却能得出一个相对客观准确的说法:秦可卿、王熙凤的能力均属上乘,都入了贾母的法眼。

但也正是因为如此,秦可卿、王熙凤两人的不同境遇很值得推敲。亦如《金瓶梅》所言:当家三年狗也嫌。一旦坐上了管家人的位置,就必然会成为舆论的中心,很可能你一个无心之举,就触及到了其他人的利益诉求,最终惹人厌烦,王熙凤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,书中多次提到了这一点。

譬如第55回“辱亲女愚妾争闲气,欺幼主刁奴蓄险心”,彼时王熙凤病重,探春协理大观园,王熙凤对此亦有私心:

凤姐儿道:“若按私心藏奸上论,我也太行毒了,也该抽头退步,回头看了看,再要穷追苦克,人恨极了,暗地里笑里藏刀,咱们两人才四个眼睛两个心,一时不防,倒弄坏了。趁着紧溜之际,她(探春)出头一料理,众人就把往日咱们的恨,暂可解了。”——第55回

再如第25回“魇魔法叔嫂逢五鬼”,赵姨娘暗地里和马道婆说王熙凤的坏话:

赵姨娘唬的摇手儿,走到门前,掀帘子向外看看无人,【是心胆俱怕破】方进来,走向马道婆悄悄的说道:“了不得,了不得!提起这个主儿(王熙凤),这一分家私要不教她搬送了娘家去,我就不是个人。”——第25回

还有第65回“贾二舍偷娶尤二姐,尤三姐思嫁柳二郎”,小厮兴儿向尤二姐、尤三姐讲述荣国府内部情况时,也曾提到王熙凤:

兴儿连忙摇手,说:“我告诉奶奶,一辈子别见她(王熙凤)才好。嘴甜心苦,两面三刀;上头一笑脸,脚下使绊子;明是一盆火,暗是一把刀。都占全了。只怕三姨的这张嘴,还说她不过,像奶奶这样的斯文、良善人,哪里是她的对手?”——第65回

王熙凤日常管家太过严苛,加上贾家早已走起了下坡路,很多地方都需要省俭,为此她触碰到太多人的“利益蛋糕”,故而受到底下人的诽谤和嫌恶,但这是每个当家人共同的难处,王熙凤的问题在于,她除了公心,还有很多私心,这些私心是导致她人品崩坏的主要原因。

王熙凤有很多黑料,譬如私自拿了官中的钱出去放高利贷,导致丫环、仆人的月钱不能按时发放,放在今天,就好比老板延期发放工资,却拿着员工们的工资出去放贷为自己谋利一般;

再如王熙凤为了一己私利,收下静虚老尼的三千两银子,假冒贾琏写书一封,硬是拆散了张金哥、守备之子这对苦命鸳鸯,最终导致这对痴情男女双双自尽殉情;

此类黑料不胜枚举,已有诸多前人列出举证,而笔者此处想要重点分析的是王熙凤对贾府内部人员,亦是这种刁难态度——她被众人嫌恶,绝不是仅仅是因为管家严苛而已。

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第36回“绣鸳鸯梦兆绛云轩,识分定情悟梨香院”,彼时金钏早已跳井自尽,王夫人处的一等丫环位置空出一个,底下婆子们纷纷涌上,想要替自己女儿谋得这个肥差,所以挨个给王熙凤送礼,希望能办成此事,结果王熙凤得知后,说了这么一段话:

凤姐笑道:“也罢了,他们几家的钱,容易也不能花到我跟前,这是他们自寻的。送什么来,我就收什么,横竖我有主意。”凤姐儿安下这个心,所以自管迁延着,等那些人把东西送足了,然后乘空方回王夫人。——第36回

王熙凤做人做事很不地道,按照正常的道德逻辑,你既然收了人家的礼,就应该给人家办事,既然答应了一家,就不应该答应其他人了,毕竟一等丫环的位置只有一个。

可王熙凤呢,她来者不拒,谁送礼她都接收,但就是不办事,甚至为了多收点礼,她故意一直拖着这件事,等这些“冤大头”把礼送足了,这才慢慢悠悠去找王夫人,商量这个一等丫环的空缺该怎么填补。

可笑的是,王夫人怀有善心,觉得金钏跟了自己这么多年,挺不容易的,就将这个一等丫环的月例给了金钏之妹玉钏,这等于变相蠲免了这个职位,换言之:之前那些送礼的人,全部竹篮打水一场空,空欢喜一场,王熙凤倒是收礼收得盆满钵满,成了最大的受益者。

诸君可以易位而处,如果你是送礼的婆子、媳妇、下人,得知王熙凤收了你的礼物,还继续收别人的礼物,明显一开始就没打算替你办事,到头来花费诸多金银礼物,却一点收获都没有,你会如何看待王熙凤这个人呢?搁谁都不会有好脸色,这些婆子们只会背地里咒骂王熙凤,只是被王熙凤的威严震慑,敢怒不敢言而已。

对下人如此,对赵姨娘、周姨娘也是如此。《红楼梦》第43回“闲取乐偶攒金庆寿,不了情暂撮土为香”,正值王熙凤的生日,贾母提议大家凑钱给王熙凤过个生日,贾母、薛姨妈、邢夫人、王夫人、李纨等人纷纷出钱,但王熙凤却不肯放过日子过得辛苦的赵姨娘、周姨娘,非要拉上这两位,连宁国府尤氏都看不下去:

凤姐又笑道:“上下都全了,还有二位姨奶奶,她出不出,也问一声儿,尽到她们是理。不然,她们又该说小看了她们了。”贾母听了,忙说:“可是呢!怎么倒忘了她们?只怕她们不得闲儿,叫一个丫头问问去。”......尤氏因悄骂凤姐道:“我把你这没足厌的小蹄子,这么些婆婆、婶子来凑银子给你过生日,你还不足,又拉上两个苦瓠子做什么?”——第43回

王熙凤一向看不上赵姨娘,所以总是从生活各个方面故意刁难她,她明知赵姨娘日子过得艰辛,没有多少闲钱,却故意怂恿贾母将赵姨娘也拉进来,还顺带把周姨娘也卷进去,最后赵、周姨娘两位实在没办法,从牙缝里挤出二两银子,给王熙凤送去过生日。

因此,王熙凤在荣国府内部风评极差,其实不仅仅是管家严苛的原因,更跟她自身性格缺陷有关——总是喜欢显摆自己的能力,处处刁难他人,高鹗续写后40回中,王熙凤虎落平阳之后,连下人们都不再听她的话,读之非常心酸,但亦是因果轮回,也在情理之中。

反观秦可卿,虽然《红楼梦》中对她的描写很少,但从她去世后宁国府众人的反应来看,她的人缘比王熙凤要好得多:

彼时合家皆知,无不纳罕,都有些疑心。那长一辈的,想她(秦可卿)素日孝顺;平一辈的,想她素日和睦亲密;下一辈的,想她素日慈爱;以及家中仆从老小,想她素日怜贫、惜贱、慈老、爱幼之恩,莫不悲嚎痛哭之人。——第13回

单从此一段描写就可看出,秦可卿从来没犯过上述王熙凤犯的那些错误,她对长辈孝顺,对平辈和气,甚至经常施恩于仆从下人,这样的秦可卿,如何能不让众人敬服。

另外,秦可卿和王熙凤的管家情况有细微的不同。宁国府真正的女主人应该是尤氏,秦可卿不过是贾蓉之媳,她的辈分是明摆着的,她不可能越过尤氏,一手完全掌握宁国府的管家大权。

客观论来,宁国府综合大事应是尤氏决断,秦可卿不过从旁协理而已,这就让她从一定程度上规避了“当家三年狗也嫌”的定律,当然,如果秦可卿没有死,再过若干年,她或许能从尤氏手中完全接过管家大权,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宁国府女主人。

荣国府的情况则不同,跟宁国府一样,王夫人才是荣国府真正的女主人,王熙凤亦要事事向王夫人汇报,但由于王夫人一个中年妇女,自身才干不佳,加上五十岁的年龄,身体脑子都跟不上了,所以才将大部分的具体权力都给了王熙凤,让她替自己冲锋陷阵,这才导致了王熙凤在贾府内的呼风唤雨,肆无忌惮。

故而,秦可卿、王熙凤两人的不同遭遇,看似偶然,实则其中有必然的逻辑,就看读者能不能透过现象看本质。